阿透

我的先生是笨蛋

雨夜-续

一辆破车,不知道能不能发出来。不打tag了,续写案徒的雨夜。
 
 
庄周近来总是有些睡不够,原因大抵是因为扁鹊总是从梦中惊醒。他抱着自己的双手一松开,庄周就会醒过来,一般来讲他也不会睁开眼睛——反正扁鹊很快就会睡回来。
 
雨下得很大,风卷着雷声拍在窗上,把扁鹊掀开的那一侧床褥吹得有些凉。
 
等了许久都不见窗子关上的时候庄周睁开眼,看见扁鹊站在窗前,衣角留着被风吹过又落下的弧度。
 
“阿缓?”他开口唤他,扁鹊终于回过神来,扣上窗锁住。将窗外的雨声隔开了,朦朦胧胧的。
 
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扁鹊爬上床之后,庄周眼睛都不睁开,手拽住被角摸索着给扁鹊盖上,顺势抱住了他。
 
“身上凉。”扁鹊似乎想躲开,庄周早就料到了一样,牢牢地抱紧了他——是很凉,庄周身体都忍不住抖了抖,可是又愈发加重了些力气抱紧他,想要把他冰凉的地方全都温暖起来。
 
“子休?”扁鹊诧异于两人肌肤接触的面积睁开了眼,黑暗中隐约觉得似乎撞上了庄周的眼神。还没开口剩下的话,就被一口咬住了下唇,紧接着对方温滑的舌尖不紧不慢地渡了过来,唇舌间全是他身上的香气。
 
扁鹊回应他的亲吻,彼此交换的气息有些稍乱,亲吻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
 
于是他直起身来,熟练地分开庄周的双臂,俯身咬了咬他胸前那两粒新鲜的樱桃。指尖还是有些凉了,触碰到身体,庄周似乎有些战栗。
 
“冷不冷?”扁鹊这样问,听见他用力地摇了摇头,发丝在枕头上擦出很温暖的声音。
 
扁鹊手掌握住庄周的膝盖,往两边轻巧地打开了,沉下身然后两个人顺理成章地缠绕到了一起。
 
没有缝隙了。
 
庄周稳了稳气息,双臂搂住他的脖颈,附在耳边道:“秦先生刚刚是觉得害怕了?”
 
“做了一个,不太好的梦,因为雨天。”扁鹊专心在他身上起伏着,喘息声有些压不住。
 
“那,从现在开始,到雨天结束如何。”庄周这么问道,撑住床沿轻轻啄吻着他的下颌。
 
“真的?现在可是雨季。”扁鹊轻轻笑了笑。
  
“嗯,真的。”

 

评论(2)

热度(45)

  1. 天冬阿透 转载了此文字
    强行后续不过我给满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