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透

我的先生是笨蛋

[扁庄]习惯性吻别


 

 
闹钟响的时候秦缓抬起睡得乱糟糟的脑袋伸手去按——并非他睡眠习惯不好,只是由于发质的原因……和庄周睡觉占的位置太多没一点儿关系,真的。
 
夏天早晨真是亮得早。
 
秦缓亲了亲庄周的额头,小心翼翼地起身担心吵醒他。可惜他刚掀开被子,就听见身后人翻身的声音,转过脸视线就对上了庄周还未完全睁开的鎏金色瞳孔。
 
「吵醒你了?」秦缓问。
 
「闹钟响的时候就醒了。」庄周摇了摇头。
 
「再睡一会儿吗?」秦缓伸手替他抚开遮住他眼睛的头发。
 
「不,和你一起起床,太亮了睡不着。」庄周打了个呵欠眯了眯眼,从被窝里直起身来。光落在他光滑的皮肤上,像牛奶一样。
 
「把窗帘拉上不就好了吗。」秦缓这么说着,伸手去拉窗帘。
 
「其实也不用,我真的要起来了。」庄周说完,伸手去够自己的衣服。在拿到之前,秦缓先一步抽过来递给他。
 
穿好衣服后,秦缓起身去洗漱。刚给自己和庄周的牙刷挤上牙膏,就看见他穿着睡衣慢吞吞踩着拖鞋推开了门。
 
把牙刷递给他,庄周把牙刷塞进嘴里的时候秦缓瞥了一眼,看见他手肘上有一点红色的小肿块,似乎还用指甲压了一个十字。
 
「唔唔唔?」秦缓指了指,含糊不清地吐出模糊的句子,意思是被蚊子咬了?
 
庄周点头。
 
刷完牙秦缓将水烧开,下了面条在锅里,定好时去给庄周找药。推开卧室的门,庄周换掉了衣服转过头看向他。
 
「阿缓,百夫康放在哪儿了?」庄周看来也是和他找同一种药。
 
「床头柜,第二层左边最里面。」
 
看着庄周摸出一管绿色药剂,秦缓转身回厨房去看自己煮的面。把面从锅里捞起来,从冰箱里拿出之前卤的牛肉,切片之后放在碗底。
 
还好自己和庄周都吃葱。
 
「怎么现在还有蚊子?」庄周擦了药出来,拉开椅子坐下,小声地抱怨道。
 
秦缓勾了勾唇角,把自己碗里的肉再夹了一块给他,说:「大概是纱窗没关好跑进屋里来的,今晚睡觉把蚊帐放下来,睡前点个蚊香。」
 
「嗯。」庄周点头,想起了什么,把口中的面条咽下开口:「今天什么时候下班?」
 
「六点,会回来吃饭。」秦缓想了想回答他。
 
「好,不如今天吃烤鱼?上次我看见一家新开的店,去买点回来试试。」

  「嗯。」
 
 
「快十年了吧?」秦缓喝完最后一口汤突然说「我们在一起的时间。」
 
庄周想了想——还真是,怎么过得这么快?都不觉得。
 
整整十年了,两人都已经往大叔的级别跨了一大步——恨不得天天都黏在一起的时候也好,争执吵架的时候也好,甚至因为一点小事冷战一整天彼此不说一个字的时候,居然都没有想过要分开。
 
一直到现在都像初次见面那样喜欢着对方,实在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
 
「碗我来洗就好,万一堵车你上班就要迟到了。」庄周打了个呵欠,决定中午还是睡一下午觉比较好。
 
「嗯。」秦缓起身抽过一张纸巾擦擦嘴角,压低了声音说:「当老师真好呢,还有暑假。」
 
「是是,秦医生真是辛苦了。」庄周笑道。
 
「我出门了。」秦缓熟练地打好了领带拎上包,站在门口和庄周道别。
 
他站在门口看着庄周,庄周也同样含着笑意望着他,轻轻往前一步。他抬头的同时秦缓低下头,熟练又契合的,两人的唇瓣贴在了一起。
 
磨蹭了一会儿之后分开,庄周轻轻开口,声音里的笑意不能再明显。

「那么, 路上小心。」

评论(7)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