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透

我的先生是笨蛋

[扁庄]你的鲲就是我的鲲咯

#记一次匹配后的脑洞#
#小学生文笔#
有猫饼系列。
1.
扁鹊近来很有些头疼,不,不如说这个烦恼一直存在着。
 
说出来有些不好意思。
 
大概是沉迷配药沉迷医学太久了,足不出户,运动能力急剧下降。咳,简而言之,就是跑不快的意思。
 
虽然扁鹊总说,自己想当一个暴力奶爸,暴力挺暴力,五层叠加一个大不死也是半管血,奶嘛,咳奶量暂且不提。
 
总之十二分的帅气。
 
奈何速度跟不上。
 
尤其认识了李·跟不上·白和韩·多动症·信之后。

他觉得自己差不多已经是瓶废风油精了。
 
2.
很快扁鹊就有了思路。
 
他去峡谷采药的时候遇见了庄兄。 
 
庄周在王者峡谷里,称得上是一股清流。其他人都沉迷于重创别人的快感以及打野怪的快感之中,只有庄周——不知道他在其他人面前怎么样——反正扁鹊是没见过他清醒的样子。他总是揉着眼睛半睡半醒,打个哈欠,说话说到一半就睡过去。
 
此时此刻,庄周也将清纯不做作的瞌睡贯彻着,趴在鲲上睡得香甜,姿势大概是。

_(з」∠)_💤。
 
这样的。
 
……原本扁鹊想直接转身走人的,因为听说蠢(划掉)瞌睡会传染。然而他转身走了两步,放慢了脚步,停住了,转过头。
 
视线停在了那条鱼身上。
 
庄兄的这条鱼可谓是十分之敬业。口水流在它身上它不为所动,脑袋磕在它身上的时候它不为所动,打架的时候……它扛着庄周让半睡半醒的他不为所动,咳当然,遇到韩·跳跳·信的时候除外。

重点来了,跑或者游得还是挺快的。
 
扁鹊看了看睡梦中的庄周,又看了看鲲,又看了看庄周,又看了看鲲。稍稍把围巾拉起来了点,遮住半脸。
 
眼睛眯成一条缝,湖泊一样绿色的瞳孔幽幽的荡漾着。
 
意图已经很明显了。
 
3.
 
庄周醒过来的时候,半睁着眼睛习惯性地四下回顾一下,打了个哈欠。
 
哈欠打了一半凝固住了, 因为自己对面有人。对面那人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手中把玩着一个药瓶。树间斑驳的影子落在他身上,光线在他轮廓上勾勒,特别的好看。
 
庄周心跳都差点停了几拍。
 
虽然是被吓的。
 
诚然豁达如他,每天都随心所欲想睡就睡,今天也是同往常一样来到这片小树林觉得不错,拍拍鲲示意自己要睡了,鲲摆摆尾巴示意自己明白了。可是第一次自己睡醒身边有人——庄周揉揉眼睛打完了那个哈欠,看清了那个人是谁。
 
哦扁鹊,没毛病了。
 
神医大人一定是来这儿采什么稀世药材,是自己这种人无法理解的……一般来说,鲲应该拍拍尾巴走远点儿,今天可能是有点迟钝了。可是神医大人转过脸抬眼看了看他低声道:“你醒了。”
 
庄周有点懵,怀疑自己没睡醒,四下环顾了一遍,确认他是在和自己说话。于是点点头,也回答他:“甚巧,神医大人来这儿采药?那么庄某就先行一步。”刚说完这句话就准备骑着鲲跑了。
 
“等一下。”扁鹊开口。
 
“嗯嗯?”庄周听到他这么说应了一声,转过脸,露出一个疑问的表情。只见扁鹊起身向自己走来,手上还拿着个药瓶,神情认真。于是庄周也尽力做出一个认真的脸。
 
神医大人走过来,手抚上鲲,凑到庄周耳边,道。
 
“鲲给我骑。”
 
“……”庄周沉默了几秒,轻轻勾起一抹笑,温柔和蔼。
 
“不给。”

4.
 
庄周觉得自家坐骑真是迷之受欢迎,虽然鲲确实长得可爱,而且听话又特别好用。
 
……但到了扁鹊都来和自己借(qiang)鲲骑这就有点……神奇?
 
“鲲借给我。”扁鹊神情十分认真:“这很重要……?”
   
“呃……神医大人,我的坐骑不能治疗痴呆,也不会喝风油精。”庄周忍不住伸手用宽大的衣袖把鲲遮起来一点,再遮起来一点。
 
“……”这人在说啥…?神医大人觉得他大概还是没睡醒。于是重复了一遍,“我的意思是,我希望你能把鲲借我骑几天。”
 
“不行。”庄周无比干脆地说:“而且为什么?”
 
总不能说因为自己跑得慢吧。
 
“咳,那个。”扁鹊眯了眯眼:“你不是经常在鲲上睡觉么?”
 
“哎?”庄周抬眼,很好奇他怎么会说这个。
 
“是这样,我觉得鲲稍微有点小了,躺着不太舒服吧?”扁鹊正色道,“所以我希望你把鲲借我养几天,我可以把它养的特别大只而且健康,这样你睡起来就比较舒服,可以躺着。”
 
扁鹊表示自己睁着眼说瞎话的本事自己都服。
 
“你说的好像有道理,”——果然总是一直犯困瞌睡的人智商比较…低,庄周居然已经开始认真考虑这件事了。
 
“可是,鲲给你了,我还怎么走路呢?”庄周困惑地问。
 
“……我抱你?”
 
5.
 
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扁鹊家里多了一只睡不醒的小绿毛……整天就知道睡觉睡觉睡觉。
 
扁鹊早上起床配药,他窝在房间里睡觉,阳光扫在他长长的睫毛上,他皱皱眉翻个身又睡过去。
 
扁鹊中午采药回来,他半睡半醒地啃饼干——鬼知道哪里来的饼干——咔嚓咔嚓,饼干屑落了一地。
 
扁鹊晚上沉迷输出见死不救回来,他打了个哈欠说到休息的时间了,神医大人晚安。
 
神奇,太神奇了。这么一个生物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鲲倒是没毛病,非常听话,而且随便拿点鱼粮就能收买。
 
然而鲲并长不大,扁鹊思考了良久,得出庄周如今也已经忘了他睡在这里干嘛的结论。安心地骑着鲲跑来跑去。
 
每一天都天光正好。
 
这种感觉其实有点奇怪……就好像,两个人已经这样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一样,浸染了彼此的生活。

心境较之前相比有些变化。
6.

“神医大人。”庄周难得早上清醒地向准备出门的他挥挥手:“我想出去逛逛。”
 
“……???”扁鹊想自己脸上的表情一定很吃惊,然后点点头:“走吧,鲲在外面。”
 
可是庄周诚恳地摇了摇头:“我是说我去走走,不带上鲲。”
 
“……”扁鹊沉默地往前走了几步,一手拍上庄周额头,一手拍上自己的。
 
“那个……请问您在做什么?”庄周脑袋抵着人掌心,微微抬起头看着他问。
 
“不,我觉得今天有些不舒服,看看我(ni)有没有发烧而已。”扁鹊收回手说,掌心留着他额头的温度,每一根纹路都凉凉的。

7.

“我觉得挺好的哎。”庄周突然这么说:“每天都有我好吃的,床也特别特别的舒服。”
 
“嗯。”扁鹊点头,不明白他想说什么。
 
“神医大人。”庄周笑了笑,眼睛难得的亮晶晶,没有困倦“鲲送你了。”
 
扁鹊没有反应。
 
“反正鲲是我用梦境造出来的,你对鲲这么好,我可以再造一条——你觉得什么样的好呢?”
 
扁鹊还是不回答,静静地看着他。
 
“总之,这些日子麻烦你了。再这样下去的话。”庄周的声音突然小了下去:“……我就要喜欢上你了。”
 
“……噢。”扁鹊点点头。
 
“那么再见。”庄周抬眼一笑,“要是对鲲不好的话我就来你家门口啦啦啦啦啦。”
 
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要走。

“鲲真送我了?”扁鹊伸出手拉住他。
 
“不然?”
 
“人也一起吧。”
 
——————————————————————
 
于是就这么愉快的结束了。
我居然写了这么多,而且写了啥玩意儿我也不知道。
其实和阿缓打匹配的时候我说不给他骑鲲他只说了逼他出六鞋´_>`
阿缓是一个很神奇的人。
OVER。

评论(6)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