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透

我的先生是笨蛋

[扁庄] 比起学习我更喜欢你[呸]

学霸x不良少年[伪]
校园梗,甜甜甜。
梗来自群里的子房hhh。
ooc我的,有点烂尾的嫌疑。
写了什么玩意儿,我也不知道啊。
今天也被两个人可爱到窒息。
讲真填坑填的要猝死了。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_(:з)∠)_
 

————————————

第一次注意到那个人,是在分班的考试上。秦缓第一个写完试卷交上去转身就走,就被老师拽住了。
 
“你是秦缓同学吧?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收一下试卷,我……家里突然有急事,收齐之后交到办公室就好了。”老师握着手机的样子看上去的确十分着急,于是秦缓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然后秦缓坐在讲桌前无聊地环视一周,目光就停在了角落里那个人的身上——虽然说是简单的摸底测验既然已经考进了学校就不需要花多大的心思,但是这个人心态也未免太好。他趴在桌子上睡得香甜,脸埋在臂弯里,阳光扫在他墨绿色的发梢晕出亮色,睫毛的阴影落下来,像栖息着的天鹅。睡梦中甚至还皱了皱眉,似乎是有点烦扰时不时从窗帘缝隙里漏过来的阳光。
 
“心态真好。”秦缓视线落在他身上,心里这样想,忍不住又多看了几眼。
 
直到其他人陆陆续续交完试卷离开了考试地点,那个人还是趴在桌子上一副完全没有打算醒来的样子。秦缓盯着他看了三十秒,叹了口气,走过去轻轻晃晃他,犹豫着开口:“同学?”同时垂眼看了一眼他的试卷,完美的,空白。连名字都只写了一半,庄的那一横,长长的划出去,黑色的歪曲痕迹。
 
——庄?秦缓想这真是个奇怪的姓。
 
“同学?”秦缓又加重了力气晃了晃他,这次他终于努力地睁开了眼睛。似乎是不满地看了秦缓一样,眼神大概可以参考猫罐头买错时自家猫的表情。简而言之,这个人对于秦缓吵醒他似乎非常的不满。
 
“……啊,考试。”对方突然直起身,完全睁开了眼睛,这才看清他的瞳孔是极深的金色,泛着浅棕。咳,唇角还残留着透明的液体。

“现在考试已经结束了?我又睡着啦……这个这个,你是老师吗?”他问。
 
“结束了,嗯,不是。”秦缓回答他。
 
“你回答问题的方式真是特别……那我也走了。”他抬起笔写完了自己的名字,秦缓瞟过一眼。
 
庄周。果然名字很奇怪,和自己的,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处。
 
“等等。”秦缓按住他的袖子,抬手看了一眼手表说:“还有大概二十分钟。”
 
“啊这样吗……那就太好了。”庄周勉强提起精神,握紧笔开始刷刷地写题——结果接下来二十分钟之后他就写完了85%的题。秦缓都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比较好,于是他继续维持面无表情,抬手收走了庄周的试卷。
 
一边走一边怀疑正确率。
 
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意外发现庄周还没走,靠在墙壁上,脑袋一点一点,强撑着没有睡着。蓝绿相间的外套蹭上了白色的墙灰。
 
“有什么事吗?”秦缓问,语气颇为冷淡。
 
“啊……其实也没什么。”庄周抬眼,似乎在看见他的同时少了几分困倦,他说:“我觉得我们应该算认识了。我叫庄周,叫我子休也可以啊。”
 
虽然觉得日后两个人不会有交集,交换姓名也没什么必要,不过。
 
“秦缓。”秦缓说。
 
“嗯,那么再见。”庄周做了个拜拜的手势,走了两步,又停下。
 
他站在台阶口,指尖落在扶手上,转过脸,眉清目秀地一笑。
 
“谢谢啦。”
 
“嗯。”秦缓点头,看着他下楼,一颠一颠透出一点雀跃来。
 
原本是真的觉得没什么交集的。
   
结果分班之后,秦缓踏进教室的第一步,就看见了靠着一个——鲸鱼抱枕?的庄周。一如第一次看见他时候的样子,姿势都没换过,只是因为多了个抱枕,似乎睡得更舒服了一些。
 
“庄周?”在心里回忆了一下这个名字,然后就走到他前面坐下——因为只剩下这一个位置了,其他人大概是……怕被他的懒气传染。
 
秦缓坐进位置的时候不小心挪动了一下桌子,发出令人牙酸的摩擦声,不小心把身后的人吵醒了。
 
“……唔。”背后的人迷蒙地半睁开眼,眉间浓浓的不悦。却在看见面前的人的时候眼神亮了起来:“啊那个谁……谁来着!呃……秦缓!原来我们是一个班的啊好巧。”
 
“嗯。”秦缓点头然后坐下,戴上眼睛就不在准备理他。庄周倒也没有再对他搭什么话,过了一会儿就安然入睡,甚至能听见他熟睡的呼吸声。
 
相安无事,相安无事。
 
结果第三天中午午休结束,秦缓刚进教室,就看见同班韩重言一把把鲸鱼抱枕给抽了出来。庄周脑袋磕在了桌子上,看着就生疼。
 
会做什么反应呢,秦缓觉得这人吵醒了脾气不太好,心里存了些看热闹的想法。
 
他就看见庄周用力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冷着脸,神情仿佛炸了毛的小狮子。右手一抬,不假思索地就挥到了人的脸上,左手从他怀里抽走抱枕。然后冷着脸单手把抱枕揽在怀里,用力地砸上门,留下同学们面面相觑。
 
走之前他补充了一句什么?哦。
 
“叫你偷我的鲲,再来打死你。”——原来还给抱枕取了名字。
 
这件事之后,再加上总是上课睡觉,从不写作业,庄周成功地成为全校闻名的问题少年。许多人看见他就绕着走,听说还有几个跃跃欲试想找他当老大罩着的……
 
本来这些和秦缓都没有关系。
 
可是庄周不写作业对他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因为秦缓是全科课代表,每天早上他起来收作业,只有他一个人交不上。虽说秦缓心里觉得这人其实挺聪明,不管睡得多熟,老师回答的问题总能回答对。况且——看来他那次摸底考测验正确率极高,不然根本进不来这个班。
 
直到老师说,秦缓,庄周就交给你了拜托,请务必让他交上作业。不然会影响到他的档案问题。
 
……关我什么事。秦缓这么想。
 
但是秦缓还是微微点点头,向庄周的位置走去。
 
“庄周。”秦缓晃他——周围同学的目光很惊悚。
 
“……谁啊。”良久之后庄周有些气愤地睁眼,抬起头,眉目间的不开心全都烟消云散。
 
“啊,阿缓。”
 
秦缓无视了这个称呼低头和他说老师交代的事情,期间他一直托着腮,看上去像是强撑着不让自己睡过去。睫毛上像是落了光,颤抖地从缝隙间抖落。
 
突然想起他站在楼梯口转过身对自己轻轻笑一笑的样子。
 
挺可爱,秦缓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说着说着揉了揉心口,觉得有些不太舒服。
 
“嗯!大概我明白了。”庄周郑重地点头,郑重地开口,秦缓松了口气。
 
“你说的很对,但我不听你的。”
 
“……”
 
“因为其实每次我都写作业写到一半就……睡着。”庄周笑:“所以要不然课代表来督促督促我?”
 
是认定自己怕麻烦的表情呢。
 
“……”督促就督促。秦缓面无表情地从兜里掏出一个绿色的小瓶子,把里面透明的绿色液体倒在指尖。抬手撩开庄周的耳发,抹在他的太阳穴上。

“……”庄周沉默了一会儿,捂住脑袋:“脑……脑子疼。”
 
于是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之后秦缓也不总用风油精,偶尔偶尔,给他带颗提神醒脑的薄荷糖。有时候午自习的时候庄周睡过整个中午小声抱怨饿,秦缓也会给他递个面包什么的。
 
好吧,秦缓承认自己有时候确实是挺喜欢管事的,有种既然人交在了自己手上就不能不管他的责任感。
 
然而在其他人眼中,大概就是不良少年对学霸逼良为娼的行径。
 
其实这个人超级无害啊,对自己做过最具有威胁性的事大概是。
 
“你不叫我子休我就睡了。”庄周用原子笔戳戳秦缓的后背。
 
然后一张纸递过来。
 
“子休。”
 
是叫啊是叫。庄周嘟囔,把纸夹进课本里。
 
秦缓轻笑。

 
庄周做了一个很好的梦。
 
其实他每天都做很好的梦。
 
其实他每天都在做梦。
 
大概是每天做的梦都太好了,醒过来都迫不及待想进入下一个梦里,所以他很少有完全清醒的时候。至于清醒时候的他,咳,不提也罢。
 
庄周自己大概都不清楚为什么会成为全校瞩目的问题少年,他不过是比较贪睡,觉得无聊就容易困。学校讲的知识,恕他直言,只会让他困上加困。
 
除了有点起床气讨厌被人吵醒就没毛病了。
 
上次吵醒他的人[已经死了][划掉],是在他睡着的时候恶作剧一把抽开了他的鲲抱枕。庄周的下巴重重地磕在桌子上,不小心还咬到了一点舌尖,疼得他龇牙咧嘴。起床气加上怒气,站起身面无表情地就一拳挥了上去,然后面无表情地抱起鲲,面无表情地砸上门,面无表情地回家了,留下身后面面相觑的同学们。
 
很酷对不对!
 
好吧其实他是怂了怕人打回来,以他这种上体育课都偷偷溜到树荫下睡觉锻炼出来的体格,能接三拳不能更多了。打不过人家就只好镇定装酷,溜之大吉逃之夭夭。
 
从小到大庄周都总觉得自己睡不够睡不够,去医院检查过,无果,健康得不得了。其实庄周自己知道原因是什么,是因为他觉得很多事过于简单了觉得无趣,还是做梦比较好玩。
 
他喜欢有趣的东西,不睡的时候甚至会一个人去沙滩上玩沙子,又闹又能折腾。
 
除了没有人陪,再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不好之处了。毕竟庄周就是所谓那种别人家的孩子,其他人要么对他敬而远之,要么敌意满满。现在坐实了不良少年的称号,和他说话的人更是少之又少。他真的不是很在乎,反正他有鲲。
 
鲲鲲鲲。困困困。连名字都起得这么简单粗暴毫不掩饰。
 
好吧还是有点点孤独的,不过这种事趴会儿就好了。
 
直到遇到了秦缓。
 
如果让庄周形容的话,大概就是,这个人是个有趣的好人,长得还特别好看。除此之外,也就没别的了。
 
庄周稍微眯了眯眼睛,想到和秦缓认识的那场考试。他冷淡地说还有二十分钟,可是出了考场庄周才发现明明考试时间已经结束了二十分钟,在办公室外隐约还听见了责怪声。于是庄周决定站在门口等他,想好好和他道谢。结果还是干巴巴地说了谢谢啦三个字。
 
那天开学庄周抬眼看见他,他瞳孔里满当的,湖泊一样的绿色,无端让人觉得十分温柔,十分温柔,十分温柔。然后庄周由衷觉得阿缓真好看——没错,已经开始叫阿缓了。
 
好看归好看,其实一开始对于庄周来说秦缓只是稍微有一点点的特别而已。到后来,老师拜托作为课代表的秦缓监督他。越靠近,庄周就发现这个人其实并不是真的冷淡。什么事他都很认真地完成,也会在意别人的感受,虽然说话总是简单的只言片语,但别人说的事都会认真去听。

“阿缓真温柔啊。”趴在课桌上写作业的时候,秦缓因为光线问题转过来在庄周桌子上写,庄周盯着他的脸看着,突然冒出了这句话。
 
“嗯。”秦缓答应了一声,手指点了点他的作业本,意图明显。想了想又掏出一颗糖递给他,庄周开心接过来剥了塞进嘴里,苹果味。
   
开心啊开心。
  
 
真的意识到自己感情变化的时候大概就是,有次放学的时候轮到两个人值日,值日完毕庄周心情愉快地和秦缓说了再见准备回家。
 
——下楼梯的时候踩空了,连人带鲲一起飞了出去【。
 
扭到了脚,本来就怕疼的他疼得眼泪唰地一下飙了出来,就差没嚎了,嘶嘶嘶的抽气。
   
站在楼梯口目睹了全过程的秦缓没忍住,噗嗤一下笑出来。

“笑什么啊?”庄周一边忍着眼泪一边瞪他,完全没有欣赏秦缓笑容的心情。
 
“咳咳,抱歉,没事吧?。”秦缓收起笑容,走下楼梯来看他。
 
“有事啊有事。”庄周不开心地抓紧了鲲:“你就不能扶我一……”
 
后面几个字没能说出来,秦缓从兜里掏出了红花油,脱了庄周的鞋和袜子,把红花油倒在扭伤的地方用手指揉按起来。
 
楼梯间里弥漫着淡淡的药味,秦缓掌心的温度随着他按压的地方慢慢扩散开来。
 
可能扩散到了脸上,庄周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脸颊部分热热的。心里像几百只鲲在里面撞来撞去,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感觉。
 
“……谢谢。”庄周小声说,眼泪都不干。
 
“你啊,意外的蠢呢,虽然其他事很聪明,怎么总是笨手笨脚的呢?”秦缓低着头,看不见表情。
 
“而且也很闹腾,真不知道别人怎么看不出来。”
 
“嘁。我可乖了。”庄周正经地说。
 
接下来秦缓低头说了一句什么庄周没有听清,正准备问,秦缓就背对他蹲下来。于是庄周无比自觉地趴了上去,一只手提着自己的鞋,另一只手搂住了秦缓的脖子。
 
“你家在哪儿。”秦缓问,庄周大概指了一下,秦缓点点头就朝校门外走过去。
 
秦缓出门打了个车把庄周塞进去自己也跟着进去,一路无话。那时候庄周觉得他背上很温暖,让人昏昏欲睡,希望这段路永远不要走完。
 
然后大概,大概,庄周想明白了一件事,就是自己似乎是喜欢这个人的。毕竟就算他吵醒自己也不会生气,他给的糖吃完之后连糖纸都想留着。
 
综上所述,毫无原因,总之就像。
 
就像。
 
算了什么都不像,反正就是喜欢他,喜欢他到睡不着。
 
于是认定了这点的庄周觉得十分开心,请假在家里都心情愉快——可是第二天秦缓把他遗忘在楼梯间的鲲送了过来。
 
“阿缓谢谢!”庄周有点雀跃地接过,然后清清嗓子准备告诉他这几天心里的想法。
   
然后秦缓说。
 
“老师说希望你早日康复。”
 
“还有你最近上课也不怎么容易睡了。”
 
“那我就放心了,”秦缓顿了顿又说,
 
“既然子休你这样,以后就不用我作为课代表监督写作业了吧?”


 
庄周有点懵,想了一会儿才明白,原来课代表是在交代他完成了老师的吩咐。从此之后要和自己各走各的路,可能除去同学,再无瓜葛。第一次被他叫子休,居然是这种方式。
 
说的也是。庄周胡乱地点点头转头走进屋子里。
 
一边走一边想。
 
反正对于秦缓来说,对于课代表来说,自己只是一个需要照顾的人,如今自己不需要他照顾了,自然离开就是。
 
可是想着想着,还是忍不住,眼泪乱七八糟地掉下来,落在鲲的背上,温热的。果然不能习惯身边有人啊,不然就容易得寸进尺。所以说到现在又恢复到没人陪的时候,就觉得很伤心。
   
啊果然还是去睡一觉吧。庄周有些自暴自弃地往屋子里走。
 
被人从身后抱住了。
 
庄周抬眼看他,眼泪汪汪的。
 
“好了好了不哭了,怎么话都不听完呢?”秦缓拍拍他的头,像是在说[噢我的蠢子休],声音里藏不住笑意:“我的意思是,不作为课代表,是作为秦缓本人,来照顾你,行不行?”
 
要说抱着庄周秦缓心里的想法是什么,大概就是——抓到你了。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子休站在楼梯口笑一笑,下楼的时候一颠一颠。这么简单的动作,就让秦缓想念到夜不能寐。
 
紧接着,不动声色,一点点渗入他的生活,让他依存着自己。
 
因为庄周是孤独的小孩,果然骗到手十分容易,看见他懵了的表情,秦缓就知道自己赌赢了。
 
咳,不过虽然子休哭起来的很可爱,以后就不能再这样欺负他了。秦缓这样想着,心满意足地抱紧了他。
 

 
周末因为下雨两个人一起去了图书馆,秦缓看书,庄周看秦缓。
 
"头发长了。"秦缓抬头看了一眼,伸手拔开他的额发。
 
“嗯,今天去剪”庄周用力地点点头,突然想到了朋友给他发的表情包,小声地说了一句:“子休啊子休像朵花,阿缓啊阿缓是只猹。”
 
“说什么?”秦缓挑眉。
 
“没有没有,说我超喜欢你。”庄周严肃。
 
“嗯。”秦缓低头,面无表情,却抵不住耳根也泛红,然后轻声说。
 
“我也是。”
 
——所以说这个人真是别扭。
 
庄周打了个哈欠,困意涌上来,脑袋埋在鲲抱枕里。秦缓低头,弧度很小地弯弯唇角,抬手放进他的头发里揉了揉。
 
窗外天光正好,在两人身上镀上淡淡的一层晕。
 
秦缓突然觉得自己也有点困,于是把脑袋也靠在了鲲的身上,指尖穿过庄周的指缝握住,眯了眯眼睛睡着了。
 
于是就这么圆满结局了。

评论(32)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