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透

我的先生是笨蛋

[扁庄] 想禁锢和不想束缚的两种念头


 
微监禁短篇,没有车没有车。
说是监禁也不贴切x
其实超级甜[gun]
黑化扁鹊有,过于喜欢子休而变得有些病态的鹊鹊x注意避雷。
不过子休也黑化得差不多了
恋人同居关系,感觉这里有点不太好把握性格。
应该可以理解成,别人眼中的你和我眼中的你是如此不同。
瞎起的标题。
 

————
1.
“子休,战斗结束了,要去喝酒吗。”李白从峡谷里出来,拍拍自己腰间的酒葫芦,又指指站在不远处的其他人说:“他们也一起。”
   
“谢谢太白邀请,但是。”庄周笑了笑,低头摸了摸鲲:“阿缓在等我。”
 
“嗨呀,真是离了一会儿都不行,遗憾遗憾,还说好不容易你们俩没分到一队约你喝喝酒呢。”李白含笑吐掉了嘴里的草,比了个拜拜的手势,喊了声将进酒就蹦到了韩信狄仁杰元芳他们的旁边。
 
“怎么,贤者不来?”韩信皱皱眉问他。
 
“不来不来,说是要找扁鹊兄呢——你又想偷鲲?说起来韩重言你刚刚抢我野了吧?待会儿喝不倒你我就改名叫李黑。”
 
“怕你咯?”韩信挑眉,“怕你我就不是韩重言了。”
  
“切勿贪杯啊二位,我明早还要批公文呢。重言将军你倒也不怕君主和军师责怪你。”狄仁杰叹口气,看见韩信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低头伸手揉揉元芳的耳朵:“元芳还是个孩子待会儿就喝果汁吧。”
 
“……狄大人说什么都对,只要你付钱什么都好说。”元芳诚恳,心里盘算着趁他喝醉录一下音提一下加工资的事。
 
 
庄周抬手捻出几只小蝴蝶向前飞去,几人交谈的声音漏进耳朵里让他忍不住笑了笑,顺着笑容打了个哈欠。鲲顺从地跟着小蝴蝶,关了被动的它实在是十分地乖巧。
 
轻轻地,哼起一首歌。
 
2.
 
“我回来了。”庄周叩叩门。
 
“一结束就回来了么?可是真晚呢,子休。”扁鹊开门,轻轻勾起一抹笑。

“我去把鲲交给文姬伯灵帮我照顾,今天太白和重言一直待在野区不出来啊,令人头疼。抢野都快内讧了……”
 
庄周抬眼看着他,捕捉到他轻浅的笑容伸手两根戳在他的唇角往上拉大这个微笑。
 
“挺有趣啊。”扁鹊伸手宠溺地捏捏他的脸。
 
“阿缓还是笑起来好看。”庄周说。
 
扁鹊嗯了一声,俯下身在庄周的唇线上轻轻一吻。
 
“快进来吃饭吧。”
 
“嗯,好饿啊好饿。”
 
关上门的扁鹊目光暗了暗,凝固住嘴角的笑意。
 
3.
 
“今天,遇到了谁?”扁鹊往庄周碗里夹了菜。
 
“对面的没记住来着…好像看见了貂蝉姑娘还有奉先子龙?”

“子休。”扁鹊开口,微微抬起头。
 
“太亲密了,称呼的方式。”
 
“……抱歉。”庄周低下头,清清嗓又抬起脸,认真地凝视着扁鹊绿色的、柳枝一样颜色的眼睛说。
 
“可是我的眼里只有阿缓一个人。”
 
“咳咳,快吃饭吧。”扁鹊脸上微微的潮红,有些不好意思地转过脸。
 
“阿缓我很想你啊,虽然只是这么一会儿不见。”庄周这么说觉得心情变愉悦了,荡了荡伸出去的脚,带出一连串锁链碰撞的声音。
 
冰凉的镣铐碰到脚踝,带出的触觉像是滚烫的。
3.
 
这样的事大概已经坚持很久了。
 
庄周微微眯起眼稍微回忆了一下。
 
“子休,这件衣服的肩膀露得有些多,会不会很容易着凉?”
 
“子休,视线,有人在看你。”

“子休,你和太白他们说话是不是说得太多了?”
 
伴随着这样略带醋意的话语里,庄周能够察觉到的是扁鹊心里浓浓的不安。安慰他的话,已经能够信口拈来,明白什么样的话语才能让他安心。
 
——然而这样是不够的。
 
4.
 
扁鹊送的那件有着蓝色漂亮鲤鱼花纹的所谓出战服下,遮盖着庄周身体上深浅不一的痕迹,大概是所谓的,标记一般性质的东西。
 
以及每次推脱不了的没有扁鹊陪同的作战,每次的早上,扁鹊都会温好药给他喝,不仅仅是稍微让他身体变得结实一点。喝了那碗味甜微苦的药汁,庄周会变得异常的嗜睡。
 
没有关系,不影响作战,两个人都十分地信任着鲲。重点是为了,为了减少庄周与别人交谈的次数。以及以这个为借口推脱大部分作战。
 
“阿缓。”庄周把药碗凑到唇边,将微温的药汤一饮而尽,滚过喉咙的时候带起一阵暖意。
 
“不如,把我关起来吧。”
 
把这句声音低到不能再低的话说完,轻轻舔了舔唇角残留的汁液。
 
5.
 
从一开始,庄周就知道扁鹊对于自己的心态。
 
所以顺从地换掉了那套会露出肩膀的衣服。
 
扁鹊为他脱掉之前那件衣服的时候,微微用力咬了咬他的肩膀,庄周吃痛咝得抽了一口气。扁鹊就顺势含着他的唇瓣,温柔地舔吻着。之后往下一寸一寸挪动,留下深浅不一的吻痕。
 
“这样就够了吗。”庄周抑制住喘息,把手指插进他的发间,微微低头问他。
 
“不够。”扁鹊微微抬脸,冷淡地说完这句话,拉开衣服欺身而上。
 
——远远不够。
 
6.
  
“那么,我出门了,你自己一个人在家里要小心。”说完这句话扁鹊带上门,庄周看着他关上门说了一句早去早回。
 
觉得有些困。
 
右脚被铐在了床边的把手上,锁链长度活动范围刚好够庄周拿到水和桌子上的点心。拿了块饼干塞进口中,抬眼看了看家里角落那个不久前扁鹊带回来锁住的木箱。
 
里面,大概也装着能囚禁自己的道具。
 
困意越发浓烈了,庄周打了个哈欠躺回了床上。鎏金色的瞳孔微微眯起,猫咪一样困倦的眼神。挑了个舒服的姿势睡着了。
   
7.

「这些都是我一手迁就的。」
   
「离不开的不是只有你一个。」
 
「就算被你禁锢着,被你的毒药杀掉也是可以的。」
 
「我连同你这些见不得人的想法也一并爱着。」
 
「说不定我也一样,想占有到了病态的程度。」
 
「我爱你啊,阿缓。」

评论(16)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