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透

我的先生是笨蛋

[扁庄] 遇蝶/番外

写给案徒。
这个设定真的很难写,ooc不要打我。
勉强能连上。
你们能看懂的吧?的吧?
祝大家儿童节快乐。
喜欢你们!!!
————————————

「子休,困了吗?」
 
印象里,那个人总是用这样温柔的语气说话,再往上,就能撞见一双包含暖意的眼瞳。这个时候,庄周就会想,他与秦缓的最后一面。秦缓定是也会像这样,温柔地呼唤自己的名字,伸手拥过自己。两人一起,面对不会醒来的长眠。
 
然而,那时候,并没有能见上他最后一面。
 
后来,自己生了很严重的病。庄周又想,想如果上了天堂,想如果下了地狱——实在是很困扰的事情,困扰得饭愈发吃不下,一天天地消瘦下去,阿缓看自己的眼神愈发忧伤。
 
「子休,你等我回来。」
 
因为这句话,所以才没能圆满最后一面。秦缓出门的第五天,庄周在池塘边喂鱼顺便想摘几朵梅花泡水配橘饼给秦缓的时候,突然觉得困,回屋躺下想睡会儿。
 
这一睡,便再也没有醒过来。
 
唔,既没有上天堂,也没有下地狱,是一个不清楚在哪,寂寥又空旷的地方。庄周一开始觉得在这里,能见到秦缓,于是守着这个地方一天天地等下去。
 
后来庄周觉得秦缓是不是迷路了,自己应该找到出口去接他,于是绕着这个地方走了一圈又一圈。庄周又想是不是在他绕来绕去的时候,和秦缓错过了,于是一边呼唤他的名字,一边绕来绕去。
 
真是蠢得可以,自己都忍不住嘲笑自己的程度。
 
实在是非常难熬,在那么空旷的地方里一个人过了那么多年,不能算死去,也不能算活着。没有任何其他的感觉,只有对秦缓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无法终止的思念。
 
本以为就会这样度过,后来居然能从指尖捏出蝴蝶,再后来创造出了一条鱼,再再后来居然见到了旧友。
 
旧友姓李名白字太白,成天插科打诨,唯一爱好是喝酒。

见到旧友,庄周几乎是颤抖着声音,牙齿几乎咬不紧,紧紧攥着他的衣角——是因为太久没有说话了吗,差些连自己的声音都忘了。
 
「阿缓他,在哪里。」 
 
庄周知道了这是太白的梦境,日后便常常进入到他的梦境里——除了太白,还有过去许多熟悉的朋友。他很开心,起码不会那么的寂寞。
 
可是,庄周觉得困惑的是,不论过多久,都没有再见到阿缓——他所有认识的熟知的人都见过了。只有秦缓,无论多少个夜晚多少不同的梦境,他都再没有见过秦缓。
 
终于在又一次遇见太白的时候,忍不住问出了这个问题。
 
「你说,既然我过去的人都一一见过,连那个算命先生都见过了。」庄周停顿了下,想让自己声音尽可能平静「只是,为何阿缓,我再也没有看见他。诚然我被困在了这里出不去,可是只是见一见,也不能够吗?」
 
「或许只是时机未到。」李白含糊地讲,不敢看他的眼睛。
 
「是吗?」庄周稍稍眯眼,察觉他在梦中情绪的波动,对上他躲避的眼光,抬手抓住李白的衣袖:「那你在隐瞒什么,说清楚,李太白。」
 
「好吧我投降……越人他。」李白很深地叹了口气。
 
「我醒过来,能清楚记起你,包括和以前的事。我原本以为他不提起只是因为没有梦见过你,可是我现在觉得。」
 
「子休。」李白抬起脸。
 
「他好像已经,完完全全把你忘掉了。」
 
——晴天霹雳,不过如此。
 
庄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一直以来所坚持的,全都灰飞烟灭,只余下一点再也燃不起的灰烬。过了很久,他哑着嗓子开口。
 
「拜托你了,太白。」
 
「我只想,见他一面。」
 
庄周说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看向李白的脸,而是盯着远处一只透明色的蓝蝴蝶。李白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良久,轻轻地嗯了一声。
 
「我应该怎么做?」
   
庄周从未尝试过干预现实世界,他只能销毁自己创造出来的一切,积攒成强大的精神力。在某个地点,用幻影见他一面——至于后果,事到如今,已经完全不重要了。
 
选择的地点,是很多很多年以前,两个人住了很久的地方。
 
 
他坐在水潭边上,静静地等待青年走来。
 
「请问,你知道出口怎么走吗。」他这样问。
 
「……跟我来。」庄周抬眼,脸上是多少年来累积的笑意。
 
 
这就是两个人最后的结局了。庄周这样想,竟莫名地松了一口气。
 
离两人上次见面,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了。从他说完等我回来,到如今。也已经是这么多年没再有交集了。
 
可是心里对他的思念和感情,也是实实在在地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庄周目送他的背影消失的时候突然想。
 
一开始是想和他共度余生,后来是想最后的时候他能在身边,再后来是想能等到他,哪怕是梦里也能说一句好久不见,我好想你。
 
这样一想似乎自己的盼望从未成真过——那么这一次不如,祝他能记住自己,祝他不要平安,不要喜乐,要在对他的思念里,度过余生。
 
庄周看着秦缓的身影隐没在峡谷出口,突然觉得有些困,很想睡一觉。

评论(10)

热度(38)